首页 个人笔记正文

穿越千年之少女除妖师

穿越千年之少女除妖师

这世界上还有比穿越更扯的事情咩?

有!

遇上了除妖师!

对,没错,千若很显然的发现了这个问题,眼前的那个巨蟒,更本不能够以蛇的智商来衡量。

而那个男人,貌似也不能够以人的智商来定夺。

要怎么来形容眼前的这一蛇一人的大战呢?

只能以肉搏二字形容之···

千若试图开口说话,却很明显的受阻。

正是无奈之际,又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

あなたは何が言いたいのだろうか。

(你想要说什么?)

千若又一个白眼飘过去,且不论她能否听懂这倒霉的古日文,就算是听懂了,她也不能够回答丫!

穿越千年之少女除妖师 第1张

这个人的脑子,一定是门给挤了很多遍!

おお~ところで君、闻いて分からないで话してくれた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先に言っとくが解け声帯にこだわらず、ただ君の叫びですの。あたしそんなに悪い人じゃない。

(哦~对了,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对吧?我先给你解开声带束缚,只是你别大喊大叫的,我不是坏人。)

千若淡定的冲他眨了眨眼睛,示意她同意。

就现在的状况看开,除非她是傻子,不然谁会大喊大叫呢?

感到喉咙一阵疏松,再试了试嗓子,果然,她能够说话了,只是,这身上的定身却还没有解掉,算了,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跟这个打怪的仁兄探讨一下要如何打死这只一点也不可爱的怪物。

起先的时候千若很奇怪,耳边的声音明明不大,却能够听的很真切,这个奇怪的地方,还真是能够处处给她设置惊喜,竟然连除妖师都能够真实的存在着,那么,是不是也表明了,其实,怪兽神马的也是无时不刻在人们身边转哟的。又或者,飘飘神马的,一个欢喜了也能够给人来个亲昵的蹭蹭。

她不要丫!

但是,这些儿先不论的,等过一会儿自己在好好消化一下吧。

“我现在说话,你能够听得到吗?”

千若用了一般的音调说道,心中想的是既然他能够以这种音调莫名其妙的传入自己的耳中,那么,以此类推,自己用这种音调与他说话,他也应该能够听到吧。

但···

等了好一会儿,千若仍然没能够听到回应,这才想起了,这丫的除妖师是个日本系的家伙。

「私は今话をしないで、あなたが闻こえた?」

(“我现在说话,你能够听得到吗?”)

很明显的,千若看到那个月白色身影在半空中愣了一愣,甚至从千若的角度来看,貌似是往下跌了一跌。

好吧,她承认,她对语言的研究,是很专业的。

从很小的时候教官就各种压迫她学习各国的语言,基本上世界上运用的超过一亿的人口的语言,她都勉强能够习得。

至于日语,不论是古文还是现文,她都是明白一些的。

所以···

也不知道是等了多久,那个莫名的声音又传来了。

「あなたが分かるが话してくれた?」

(“你能够听得懂我说的话?”)

很是激动的语调。

千若点头,重点不在这边好不好。

「あなたは刀斩蛇、蛇のように、五寸猛攻を蛇が中断された。」

(“你以刀斩蛇头,蛇头五寸一下位置,猛攻蛇中断。”)

千若说道,很显然,智商方面,她比这个所谓日系除妖师,高上很多。

那本来的‘肉搏’之战,顿时也变得稍稍的有了点条理。

看着那个除妖师渐渐的占了上风,千若又一次无语了,这个除妖师,要不要这么没脑子!

千若被定着身子,也没办法动,唯一一件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人蛇大战,顿时间感觉上就像是看3D电影那般。

也不知道要如何来形容此时此刻的感想。

在千若看来,以那个月白色衣衫的男子的功夫,对付河中这个折腾的蛇妖,应该是很容易的,只是先前因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要怎噩梦对付眼前这个身长几十来尺的怪物,到处出击,才会勉强与它打了一个平手的。

既然有除妖师,那么,是不是代表这个世界上,确实是存在着神仙的,那么,自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个世界,或许不是偶然。只是,如果不是偶然,那么,又是为了什么呢?

还有那个泠夜澈,作为这个国家的王,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构造吗?

现在这是什么状况,而且,猛然间发现,如果是这样,她是不是也能够通过某些方法也能够回去呢?

好吧,先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千若看到那边的人蛇大战明显的已经结束了,那条刚刚还是气焰嚣张的怪蛇被那个月白色衣衫的男子也不知道拿出了个什么东西,一股脑儿吸了进去,连个爪儿都不剩。在敬佩那东西厄奇妙之余,千若却还是很无语的发现了:

明明那个所谓的危险已经没了,为什么自己却还是不能够动弹。

月白色衣衫的男子渐渐走近。

千若再一次感叹了这个世界造人的鬼斧神工。

生出了泠夜澈那个妖孽也就算了,眼前这个男子,一双乌黑滴亮的眸子,一张尚且带着青涩的脸蛋却已经开始有了棱角分明的倾向,整个人给人一种干净的不像样的感觉,浑身散发着一股不识人间香火的味道。

真TM的都是妖孽丫。

千若默默无言。

看着男子渐渐走进,眼神呆呆的,丝毫没有想要将他缚于自己身上的东西撤去的意思。

千若这就不乐意了,这是什么事,好歹自己也曾经帮过他对吧。

这是想要恩将仇报咩?

「お前、また不快感がアタシの体の束缚をほどいて!!」

(“你还不快将我身上的束缚解开!”)

因为心中不明所以,语气难免的有些不爽的味道。

直到这是,那个男子才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

忙的低头腼腆的笑了笑,随手一挥,将千若身上的束缚解开。

「ごめん。忘れてた」

(“对不起,我忘了。”)

就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那样,男子低下头,嗫嚅着说道。说完,为了配合这句话,他还自觉的眨巴了他那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吧,对着这种动物,她千若完全狠不下心来。

「大丈夫だよ。」

(“没事。”)

「さっきのあの妖魔だとして?あなた、mighty師じゃありませんか」

(“刚刚的那个是妖怪吗?你是除妖师吗?”)

好吧,她承认,就算是再淡定的人,看着眼前这些情景,也淡定不下来丫。这种堪比好莱坞大片的场景愣生生的在自己的面前来个实况直播,如果这不是千若,换了任何人,现在恐怕是趴在地上吐白沫吧。

「うん。僕は瑠璃国の阴阳师、奉師父命まで泠国を訪ねてきて呼び泠泊(チョン・ヘチョル)の人は、そこで私の时间と空间を移転した术に直接泠腰かけた王宮へのだ。ところが、どういうわけか落ちるようにこの湖の叫び声がさあ、もう見に私が出ていくのを恐れて决して人を痛めて思った先は彼を修復しました。」

(“嗯?我是琉璃国的阴阳师,奉师父命到泠国来找一个叫泠夜澈的人,我掐了一个时空转移术法本来准备直接到泠王宫去找他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会掉到这个湖边来,再然后就见着了这个怪物,我怕它出去会伤着人,就想着先把他收复了。”)

好啊,再再然后就是自己也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湖边,观看了这一场旷世奇作人蛇大战。

好吧,奇遇了。

「それじゃ、あなたは何と言いますか。1、あなたは私たちの言語じゃありませんか」

(“那么,你叫什么?你会说我们的语言吗?”)

琉璃国——?千若没这个映像,只是,从这个男子身上看来,应该是日本的前身吧。

只是,这不是一个虚拟的王朝吗?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与真实的世界的契合点。

千若弄不明白,但,这里面一定是有着什么,她不明白的点,而这个点,可能与她为何会穿越到这个世界是有关的。

有机会,她一定要弄清楚。

“我、叫、安倍·清茗。你、好。”

男子用蹩脚的汉语说出这个话,词句段的不成样子,站着想了一会儿,千若才明白过来他说的什么。

但随即又被成功的震撼到了:

他说,他叫安倍·晴明吗?

果真这个世界,总是能够让千若各种惊悚的!


打赏
广告位招租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黑帽seo技术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oweibo.com/post/13.html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