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十年爱情故事|我爱广东,下一场雨

白天晴光大放的天空,到了这会儿,就开始乌云密布,办公室里忙碌的身影也少了一些,大家都

小草

白天晴光大放的天空,到了这会儿,就开始乌云密布,办公室里忙碌的身影也少了一些,大家都趁着雨点未落,匆匆下了楼,步入挤地铁的行列,林子濠每天上下班都会和他们一样,只是今天,他神情有些倦怠,好像没有要马上回家的意思。坐在转椅上发着呆的林子濠,抬起手,拿起手机看看,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

  林子濠从转椅上拿起外套,就往电梯口漫不经心走去。在电梯口刚好遇到自己的顶头上司。他穿着一身时下很流行的皮衣,下身穿着一条灰溜溜褶皱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与全身气质格格不入的棕色皮鞋。他朝林子濠瞟一眼,从裤包里掏出一包不知名的香烟,抽出一根递给林子潇,“给!”

  林子濠歪歪脸,“我戒烟了。”

  上司没有要把烟收回去的意思,稍调高了一下声音,“拿着呗,男人嘛,戒啥烟,”他掏出大屏手机,看了看手机屏幕,“好好干,明天那本《男人装》杂志,好好弄,不要出岔子。”

  林子濠点点头,电梯门就开了,上司迈大步子,走了进去。林子濠看了一下手表,“老折,你先走吧,我坐下一趟,我还有东西没有拿。”

  “行,去吧。”

  待上司关闭电梯门,林子濠踱步走到办公区,往他办公桌上拿起那盆枯黄的仙人球,顾自走到电梯口。

  林子濠和他上司是好哥们,也是各自的情敌。林子濠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找到工作,父母让他回去找,他说他想赚点钱再回去,这样,自己脸面也有光。他上司折腾悦偶然间问他近况如何,他说快要露宿街头了。之后,折腾悦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林子濠刚走出办公楼,就闻到一股股浑浊的泥土味,他抬头仰望天空,乌云越来越浓重了,时不时有零星雨点落在他的眼睑上。

  他朝四周瞟去,都是闷着头快步走路的上班族,个个都身穿着笔挺的西服,颜色都是清一色的黑、灰、蓝。他们走路有些快,健步如飞,时间分分秒秒,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不可以浪费的,这让他见识到了这座快节奏的城市是什么样子的。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捧着一部看起来价值不菲的手机,他们的手指都不停地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看那聚精会神的样子,应该是在看今天股市行情基金和基金收益价。自从改革开放后,这座城市被划为经济特区,生活节奏就渐渐地快了起来,快到让人有些应接不暇,头昏眼花。

  走在街上的十个人里就有八个是小白领,或者是住在这座城市十里八村之外的工薪族。

  林子濠在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咬咬牙,填了一所深圳这座城市某一大学,因此有幸来到这里领略了快节奏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林子濠在人头攒动的街上漫步着,走了一段距离,经过莲花山区深南大道步行街时,突兀停住了脚步。他很仔细地听着一股细微歌声,他循着这歌声走到一家酒吧门口,抬起头望望酒吧大致的门面,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名字有点特别,“看海,看风,看你”。林子濠四下张望,好像一条步行街所有的商店门面都是一个样子,与这座现代化的都市格格不入,整条步行街的楼宇都有些破旧了,有些像是80年代建的。

  彼时,广东雨神的歌声再次响起。

        林子濠第一次听卢大雨的歌是在2017年年底,那个时候,广东雨神新出的《广东十年爱情故事》红了起来。很多人都喜欢听这首歌。也包括林子濠和李慧珍。

  再次听到这首歌,他的挑挑眉,心想,这首歌不是他前几天听了很多遍的《广东十年爱情故事》吗,他还记得,这首歌刚出的时候,李慧珍最后一次找他喝酒的时候,他很想把自己学了很久的歌唱给她听。可是他还没有开口,李慧珍就说要和他断了联系。

  他没有想到会再次听到这首歌,现在听了,却是另一中感受,他隐隐觉得广东雨神的嗓音有些浑浊厚实。

  他走到玻璃门,捋开用纸鹤做成的门帘,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还没有什么客人,这会儿大家才下班,想来应该还没有吃饭,来喝酒过夜生活的人自然也少。酒桌上零零散散坐了那么几个单身男士,里面有些昏暗,各种灯光还没有开启,只有几盏基础灯亮着。

  他走到吧台前,依稀可见酒柜上放置着各种颜色的酒瓶。细细闻一下,还能闻到前一夜遗留少有的烟熏味。

  林子濠拉过吧台前的转动椅坐了上去,嘴上哼着他熟悉的歌曲,这久没有听,都哼得走了调。

  这时,吧台下钻出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男人眉宇之间尽显疲惫,眼睑有些发红,好像熬了好几天的夜。眼角还留有一点眼屎。他个子很高,一张精致刚毅的脸,坚挺的鼻梁,薄嘴唇。

  男人打量了他几眼,“兴地,喷地呗咗兴思咯!肿么过当呀。美语酒啦!”(哥们,本店不再接待酒客了。没有酒水了。)

  林子濠呆呆看了男人几眼,似懂非懂的样子。男人似乎明白了他不是本地人,就调换了一下语系,“哥们,本店不再营业了!”

  林子濠点点头,他的眼睛紧盯着放置在一旁的旧式录音机。男人顺着林子濠的目光瞟了一眼旧式音箱,像是看出了什么,乜着眼睛说:“喜欢这首歌?”

  “有学过,不过我学不会粤语,所以唱得半吊子。”

  “可以的,”男人扭开一瓶蓝色液体,没有标签的酒瓶,“说吧,想喝点什么,这算是我关门前最后一次调酒了!”他操着听起来有些变扭的普通话说道。



作者:李元男

qq群号:1001384344

上一篇:【七夕特辑】经典爱情诗句! 下一篇:网易云音乐 房东的猫《月亮拥抱我》热评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