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是危险的,何况你还这么香

X星球重案组成立百年以来,第一次遇见如此快就交代杀人事件全部过程的凶手,还一脸坦然,

小草

X星球重案组成立百年以来,第一次遇见如此快就交代杀人事件全部过程的凶手,还一脸坦然,完全不觉得自己杀人是一件错误的事情,相反,倒像是想要向全世界宣布,林爱就是我杀的这个事实,最后他还说:“我没有杀她,我是在陪伴她保护她呵护她。”

肖博住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小镇上,这个小镇叫安雅小镇,它的风景也绝对配得上它的名字,安静且雅致,而且时常飘着花香,和女儿香,这里生长的女孩,都跟这里长着的花儿一样,充满迷人的香味,肖博嗜香入骨,又偏爱安静,这里的一切,满足他所有的需求,连他最爱的,都是最好的,他从来不是一个会将就的人,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和谐。这里的百姓简单淳朴,警察在这个地方,就是一个摆设,接到的电话不是猫失踪了,就是狗绝食了,总之,能跟人挂上钩的事情,那真真是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还大多数都是王家的果树长到了李家的院子里,李家的小孙子摘了一颗吃了,算不算犯法这类的事件,这里的警察既是调解员又是社区干部又是消防员,就是不是警察。安雅小镇就是一个民风淳朴到根本激不起大风大浪的小镇,这里的人们就算有再大的矛盾,也只是小打小闹,睡一觉又忘个精光,昨天还面红耳赤的两人,又喜笑颜开地说笑,实在是和平泰安,警察叔叔也就坐在办公室里喝喝茶,按点下班,乐哉乐哉。

这样的清闲日子却在民安19年,被打破了,一个从深山里爬山涉水历时两天,一双鞋上沾满泥土,连裤子上也有,膝盖位置最明显,显然是摔过,双眼红肿,头发凌乱的老奶奶一进警察局,手扶着门稳住身体,哭着腔说:“救救我的孙女。”说完就要晕倒了。

一众警察连忙回头,看到门口斜着身体的老奶奶,正要与地面亲密接触,坐在最边上的徐警官眼疾手快的跑过去捞起了老奶奶,徐警官轻轻叫了声老奶奶,怀里的人毫无反应,“叫救护车,晕倒了。”

睁眼看到四面雪白的老奶奶,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已经去了天上,直到徐警官开口,“您别担心,只是营养不良才晕倒的,输了营养液就可以出院了。”

老奶奶这才知道自己是在医院,连忙不顾自己手上插着的针管,紧紧的握住徐警官的手,“求求你,救救我孙女,救救她。”说完眼泪又吧嗒吧嗒一滴滴往下落。

徐警官反握老奶奶的手,轻轻安抚着老奶奶,并慢慢不动声色的放平老奶奶的手,让她稍稍放松,“好好,您别着急,慢慢说。”

“我孙女叫许淑,前段时间我在河边洗衣,老天说变就变,一下子就下大雨,我收拾衣服回家已经淋湿了,没多久就感冒了,又发烧又咳嗽,我孙女孝顺,去了村医那里开了药,村医那里的消炎药没了,最快也要一周才到,我孙女担心我的病情,就独自去镇上给我买药,他前脚刚走,村医就拿了他家里的消炎药给我送过来了,但是我孙女腿脚很快,一点时间她就已经走很远了,村医追不上她,平时她一天多就能一个来回,我在家等了她三天她都还没回来,叫村医打她电话也是关机。”说完这段话,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徐警官听明白了,做完笔录后就让队里的小姑娘来照顾老奶奶,自己就跟同事去开工了。整个警局都出动了,时间一天天过去,一个月后,仍是一片空白,也许是悠乐清闲的日子过太久了,一来就遇上这么个案子,实在是束手无策。只能一层层上交,让上面派人来解决,历时一年,终于等到了上面派下来的人。

陶贤和他的团队一来到安雅小镇,就感觉到这里的每个女孩都香饽饽的,与城市里的香水味是不一样,是那种自然的气息,已经过去一年多,这个案子其实是棘手的,陶贤请来老奶奶,再一次做了问话,让同事拿着许淑的照片去药店一家家询问。陶贤看到许淑照片的第一眼,就知道许淑一定是一个能让人记住的女孩子,人对好看的事物是没办法一下忘记的,一年的时间与人对美丽的深刻度来说算是短的了。再加上女孩鼻尖的美人痣和双马尾以及穿着的碎花衬衫,更是不一样的特色。

很快,陶贤就收到同事的简讯,当日许淑是在在南河路的太阳药店买了消炎药,陶贤想的是没有错的,许淑的脸是让人过目不忘的,以许淑的孝顺来说,买了药她第一时间一定是回家,于是让地图科将从太阳药店能看许淑村里的路线发过来,好在只有两条路,老奶奶也不确定许淑会走哪一条路,只是肯定许淑一定会选择步行,因为直达村里的大巴一周只有一次,如果转车又费钱又费时间。

陶贤与同事沿着两条路询问,在东阳市场旁边一个卖项链的摊位小贩告诉陶贤,曾经见过许淑,除了是因为许淑的美丽,还有一个原因,加深了小贩对许淑的印象,许淑曾经在他的摊位看中过一条项链,已经将钱拿出来了,在钱货两交的途中,许淑突然收回了手,说不要了,“我当时看她是个小姑娘,我才没对她发火的,哪有货都包好了,又退了的道理。”小贩的情绪有些激动,忽而又眉头舒展了,“不过还好,小姑娘刚走,就有个男人来将项链买下了。”

陶贤神色一动,“你还记得那个男人的样子吗?”

小贩摇头,“他又不是女人,记住他干嘛,我可没那种癖好啊,不过那个男人一看就很有钱,但是应该很小气,不然怎么会来我这里买项链。”说完还撇了撇嘴,脸上写满了藐视。

陶贤问,“你怎么知道他有钱。”

小贩眼睛放光,“他手上戴的表,我在杂志上看过,要几十万呢,没钱会花几十万买块表?好像叫什么瑞的表。”小贩有些记忆模糊了。

“达瑞?”

“对对对,就是这个。”

陶贤从手机里找到达瑞的官网,让小贩一个个看,小贩手眼睛停在了达瑞八十周年庆出的周年庆款上,这款表是限量的,全球就十款。陶贤让同事联系达瑞公司找到购买信息,再从资源库里查询人物资料,对比之下找到了嫌疑人肖博,并得到了小贩的确定,小贩是不记得男人的长相,但是照片是可以唤起一个人的记忆的,而且十个买家里,只有肖博一个是亚洲人。

警方很快找到了肖博,在肖博的别墅里,陶贤问他认不认识许淑,并将照片给他看,肖博笑得诡异,带着陶贤他们走到一个房间,房间里窗帘紧闭,是黑的,肖博一开门,瞬间变得明亮,房间很大,充满香味,房间里却只有一张床,和一个镶在墙里的玻璃壁橱,床上放着一个和人形的娃娃,头发逼真得像真人一样,而娃娃的身形和长相,竟有几分神似许淑,壁橱上也有很多筒灯,在光和玻璃的作用下,本应该十分好看的壁橱却和肖博一样笼罩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壁橱正中间是一张许淑的照片,不如说是遗照,照片里的许淑头发散着,双眼紧闭,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有些过于成熟,不适合年纪轻轻的许淑,就算只是看照片,也知道这时候的许淑已经没有了生命特征。肖博抱起放在床上的娃娃,极其温柔地抚摸着,眼神也充满宠溺,“好看吧,小淑化了妆更好看,可是小淑不喜欢化妆,每次给她化妆她都好不情愿,不过这次她就乖乖躺在那里等着我给她化妆,拍照。”肖博像是在回忆往事,脸上的笑很深,却是诡异的,病态的。

周围的人都忍住打个寒颤。

“她现在人在哪里。”陶贤问。

“她就在这里啊。”说完深吸一口气,“她还是这么香,没有变的。”肖博闭着眼笑着,将怀里的娃娃抱得更紧了。

陶贤从肖博的话里明白了一些事情,扭头看着壁橱上的照片,和照片周围切割精致的玻璃瓶,顿了一下,走过去,香味的来源确实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与香水确实是不一样的。陶贤转头,看着肖博,皱了下眉头,很快又舒展开,“你是怎么认识许淑的。”

肖博歪头,像是在认真回想,“怎么认识的?我肯定不会忘记啊,那天,我照常去东阳市场的张记面馆吃面,这家面馆是我家原来的老管家夫妇开的,我经常去,吃完面我走出东阳市场,一个女孩从我面前轻轻走过,我还没来得及见到她的模样,就已经被她身上的香味吸引了,她的味道像极了我的母亲,我像是被定住了一样,站在那里移不开脚,鼻翼两侧全是她的味道,我看见她停在一个小摊位旁边,看中了一条项链,已经掏出钱了她又收回了手不买了,我看她转身要走了,我连忙跑过去买下项链去追她,我将项链递给她时,她抬起头对我说谢谢,还说不能收我的礼物,她抬头对我说话,我越看越觉得她美丽,说完她就要走了,我连忙拉住她,又香又美的她,在外面会很危险的,我要保护她,要陪伴她,要一辈子都在她左右。我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让她不要害怕,我说我会保护她,但是她真的很不乖,她用力挣脱我,跑开了,我追了她很久,才在一条很偏僻的小路上拉住了她,我抱着她,让她不要害怕,可是她居然咬我,我一时情急,就打了她一巴掌,我不是故意打她的,看着跌坐在路上的她,我也很心痛,我蹲下去想要安抚她,想要道歉,谁知道她 爬起来就想要跑,我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才敲晕她的,我是爱她的,我将她带回家,给她洗干净,换上漂亮的衣服,还给她化好看的妆容,谁知道她一醒来就要逃,我只能将她双脚绑起来,她坐在床头哭,手蹭花了妆,我给她补妆,她就是不听话,一直乱动,我就给她吃安眠药,但是她醒了还是要哭要弄花妆,为了让她永远待在我身边,也只有她待在我身边我才能保护她,所以我把她的身体炼制成了香水,她也很开心,现在她都不哭了,很乖啊。”说完还轻轻拍着他怀里娃娃的背,温柔地笑,“你们看,这傻丫头睡得多香啊。”

肖博面对审讯,他承认他对许淑做的所有一切,唯独不承认杀了许淑,肖博坚称,他是在保护许淑,而且他不接受任何人说许淑死了,谁在他面前说许淑死了,他会焦急,会激动,会拍桌,会跺脚,甚至会想要揍那个说许淑死了的人,他说许淑一直在,只是睡着了,只有他才能看见,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是对许淑危险的存在,只有他,是安全的,是爱许淑的。

在背景调查中,肖博十岁那年与家人移居M国,肖博的母亲长得很漂亮,翻看之前的照片,肖博给许淑化的妆居然是仿照她母亲的妆容,难怪当时看着许淑的妆容,显得那样成熟。在肖博15岁时,肖博的母亲遇害了,杀死肖博母亲的凶手,在被问起杀人原因时,是这样说的,“她长得这么好看,又那么香,不就是来勾引男人的,我要搞她,她又故作清高要逃走,那我就让她听话一点咯。”

15岁的肖博,隐忍着泪水,紧握着拳头,后来的这些年,肖博成绩一如既往的优秀,高学历高智商高情商的他,在哪里都有自己的天地,他的父亲也觉得肖博已经放下了母亲去世的事件,没想到,年轻的许淑,却勾起了他不愿想起的往事,而他选择保护的方式,居然是杀了她,也许,在肖博心里,他觉得妈妈没有死,也一直陪在他身边,所以,他杀了许淑,也觉得许淑没有死。



作者:胡AAE


qq群号:1001384344

上一篇:网易云热评JUDE《人间失格》 下一篇:网易云热评《缺氧》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