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2分钱、邮费999,雪梨事件背后,藏着你不知道的电商乱象

电动牙刷1分钱、抱枕1分钱,在826粉丝节这天,雪梨直播间设置了70万份1分钱秒杀商

小草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深氪新消费[ID:xinshangye2016],作者:王怜花,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直播电商目前正是一个监管洼地。

网红主播雪梨的直播间,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野性消费。

电动牙刷1分钱、抱枕1分钱,在826粉丝节这天,雪梨直播间设置了70万份1分钱秒杀商品,可以说抢得用户手机屏幕都差点碎了。

但转眼到付钱的时候,屏幕没碎心碎了。家住郑州的粉丝发现,作为河南省会城市,自己所在地区居然被定义为“不发货地区”,正常安排发货需要邮费999元。

这是抬高了商品的保价,还是贬低了郑州的地位?而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目前至少有20名用户针对雪梨直播间999元运费事件发起了集体投诉。

难以想象,都2021年了,还能出现这种奇葩事件。

雪梨事件背后草莽江湖

《北京商报》就曾发布文章表示,现阶段,直播电商仍旧在草莽生长,虚假宣传、货不对板、产品不合格等问题层出不穷。

天眼查APP显示,早在2019年,雪梨直播间就曾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进行销售,遭到了市场监管局2500元的处罚。

这与当下直播电商的定位有关。当前阶段,直播电商主要有两个功能构成:

一是日销经营这种主要由品牌方自播实现,比如前段时间海量用户涌入的鸿星尔克直播间。

但如果不过捐款事件发酵,鸿星尔克直播间不可能会有高流量观看。作为日常自播经营,基本与在直播平台开个店没有区别,不没有成为大众关注的主流形式。

二是品销爆发这种一般由头部大V结合品牌营销活动进行话题引爆。李佳琦卖花西子、罗永浩卖刮胡刀、薇娅卖火箭等现象级事件,都是品销环节。

作为品销,品牌方和主播不仅在意产品销售数据,更会考量品牌的传播效果。为此,行业内一些显性数据的比拼成为一大热门。

但殊不知,主播观看量、销售数据能够通过第三方公司刷单,或是直接花钱更改;部分交易通过专拍链接转移到场外,消费者权益无法保证;主播选品没有行业标准,监管层无法直接干涉……从这些层面而言,直播电商目前正是一个监管洼地。

艾媒咨询预测,2021年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将突破12000亿。万亿级市场的发展,也让这个基本处于散养状态的行业,开始受到相关部门的关注。

而今,各省市都出台了一些新规,打击违法违规主播。比如,9月初,广东省市场协会发布了三项直播服务团体标准,标志着广东首个直播电商行业团体标准正式落地。

直播电商的草莽时代正在慢慢结束,但要走向行业成熟还需要很长一段路。这期间,我们该对直播电商抱以怎样的态度?又该如何在直播电商的草莽现状下闭坑?

这是一门大学问。

小心被直播带货割了韭菜

剁手党圈子有一句话:主播虐我千百遍,我待主播如初恋。5元20双的袜子、14元抢购181元的茶盒、0.01元能买到一副电动牙刷……这些主播给出的价格,真的是太诱惑人了。

但我们在购买大件家电、食品保健品或是给父母、子女购买商品时,你要如何去判断主播嘴里说出来的东西,都是真的?

此前有着90万粉丝量的某直播平台主播“木子雯雯”销售过一款减肥酵素。

这款“蝶初倾梦”牌“燕窝酵素膳食纤维粉”的商品,在主播介绍中表示哺乳期、生理期、备孕期都可以吃,只卖299元。

如果是你,会不会立刻下单购买。

如果你尝试在天眼查搜索商标信息“蝶初倾梦”,会找到一家叫做河南省鑫倍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其经营范围包括生物技术开发、技术咨询;货物或技术进出口(国家禁止或涉及行政审批的货物和技术进出口除外);销售:保健食品、预包装食品、散装食品、第一类医疗器械、电子产品、化妆品、文具、日用百货。

其中经营范围强调,涉及许可经营项目,应取得相关部门许可后方可经营。

进入这家公司看看,会发现其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郑州市金水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这样的公司生产出来的东西,你会立即买单吗?事实证明,该产品被用户食用之后,生理期延迟,便秘严重。最后,主播已被平台封禁。

此前,某平台主播@陈三废,粉丝数高达2316.9万。在一场长达5小时45分直播中,直播间的人气峰值高达2.4万,在直播间里,一共销售商品26件,总共销售了3.7万单,创造了606万的销售额。

但是后来有网友表示,因为信任@陈三废,毫不犹豫购买了一款“倩寇”洗发水,没想到洗着洗着掉发了。

通过商标信息“倩寇”搜索,我们可以在天眼查找到其所属的公司广州市露姿化妆品公司。却发现这家公司早在2018年,就收到了监管局处罚,原因是生产、销售未取得批准文号的特殊用途化妆品等50种产品。

不要过分相信主播,在自身利益和消费安全面前,自己去看看产品背后的品牌、公司和供应链,更为保险。

最大的瓜,应该还是网红二驴夫妻被指带货山寨机。

粉丝一度近7000万的二驴夫妻,两人在直播间推出了一款手机,官方售价4999,在他们直播间只要899,一晚上就卖出了3万多台。

但据博主科技小辛透露,主播直播间宣传的卖点,都是虚假宣传。该手机宣称有三个摄像头,但只有一个可以正常使用。硬件信息中显示8G+128G的配置,也被测出是扩容的。

深扒背后的制造商,才发现原来没那么简单。科技小辛爆料视频中可以看到,涉事手机的制造商为深圳市优购时代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深圳优购时代成立于2012年9月,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郑万星,而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方杰斌、林双喜、郑万星几个个人股东共同持股。

而作为一家手机制造商,在其企业关系中,我们居然找不到上下游联动的企业存在,供应链采购、贸易等企业主体都没有,多数产品应该是向其他企业采购。

横向对比一个OPPO智能手机的制造商,我们会看到上游的半导体、软件、紧密电子、芯片等相关企业。

尽管从规模上不可同日而语,但优购时代的研发、技术等不得不让人担忧。

而据天眼查风险信息显示,优购时代还涉及多条法律案件,案由为侵权责任纠纷、买卖合同纠纷。此外,该公司共有5条行政处罚,处罚事由均为产品(商品)质量违法行为,处罚总金额超6万,并被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财物。

更可怕的是,与上述鑫倍健生物一样,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员会从2014-2019年,连续6次无法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联系到优购时代,为此多次被列出经营异常名录。

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还曾注册HIM、鸿米、灰米等商标。如果大胆地猜测下,这家公司很可能会同类似的技术批量复制在多个品牌上进行售卖。

这种套路,是不是像极了割韭菜?

反过来薅羊毛的正确姿态

在碎片化信息充斥满屏的互联网时代,辨别信息是否靠谱,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是一项费时费力的事情。

选择相信KOL、网红主播,其实不失为一种简便方法。只是在利益的推动下,KOL们经受的是金钱的诱惑、人性的考验。

他们本身都存在不确定性。

而作为一个商业查询平台,天眼查的信息确实客观且全面的。早在2019年4月,央行重启企业征信备案资质,天眼查就成为了完成备案的唯一大数据公司。

作为一家企业征信备案机构,天眼查目前已经在中国商业查询领域稳居第一梯队,用户渗透率在60%以上,用户覆盖已超3亿。

平时电商购物之前,天眼一下,你可能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其实在电商购物中,使用天眼查APP,还可以实现一种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薅羊毛方式。通过大牌产品的产品信息和供应商等信息,天眼查APP可以帮助你找到去平替版,质量一样,但是价格还很低。

以2021年上半年就卖了价值52.61亿元零食的三只松鼠为例。在天眼查APP中,我们能够经营状况中找到三只松鼠的31个供应商。

这其中,采购占比最大的是大连林家铺子,占比达到了24.90%。进入这家公司的主页,可以在知识产权板块找找看商标信息,就能找到林家铺子、肉欢欢、甜丽等多个商标。

带着这些商标到淘宝上去看看,相同的黄桃罐头,林家铺子312g*8罐当前价仅为32.8元;而三只松鼠300g*5罐,就要32.9元。

这不是巧合,我们可以在选择一家小供应商,比如三只松鼠采购占比仅占2.70%的杭州鸿远食品。同样点进公司主页寻找商标信息,能够看到已注册仙家里、姚福记等商标名称。

带着这些商标到淘宝上去看看,你会发现,姚福记松子5斤装,小颗粒为31.9元、大颗粒为62.9元。而三只松鼠在聚划算99大促时,100g*2袋的价格都达到了39.9元。

当然,如果你看上其他大牌好货,也可以用天眼查APP找一找供应商,用很低的价格买到质量相当的产品,那可不爽翻了。

上一篇:喜剧片《失控玩家》内地票房破5亿 男主角手绘中文海报庆祝 下一篇:腾讯投资卫瓴科技,后者专注为中小企业提供营销、客户资产管理工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