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多少字(一本小说多少万字)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2016年,罗伟章被省作协派到雅安市芦山县文联工作。他每

小草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2016年,罗伟章被省作协派到雅安市芦山县文联工作。他每天在芦山各处行走、观察。很多东西积累在心里。有一天回到成都,在和家人准备吃饭时,电视机里有人荷锄走在田间,边走边唱。从歌里,罗伟章感受到了“他们的祖先挽着裤脚,把爱情系在头发上,弓腰趴背,在大地上劳作。天空苍黄,如同逝去的时光,人,就这样穿越时光的帷幕,一步步走到今天。人是多么坚韧而孤独,又是多么孤独而坚韧。”

他感觉内心的某种东西被打通了,意识到芦山县与自己家乡大巴山之间,是相通的。于是他写下这样的句子:“敲门声是人的脸,也是人的心,哪种人敲出哪种声音,就跟哪种人会说出哪种梦话一样。”这就是60万字长篇小说《谁在敲门》的诞生开始。2021年春天,这部长篇小说被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

罗伟章

阿来评罗伟章:“四川中年作家中做了最持久写作努力的作家”

5月22日下午,罗伟章与小说家阿来、《当代文坛》主编杨青,在成都三联韬奋书店·宽窄店,展开了一场关于“时代与人:一切故事,始于一道门”的文学对谈。

很多作家昙花一现,但罗伟章是一个持久努力型的作家。在阿来看来,罗伟章堪称是“四川中年作家中做了最持久写作努力的作家,并一直在不断突破自己的边界”。在早期“底层写作”的潮流兴起的时候,罗伟章就被套上了“底层写作”的标签。这种标签有时候是对作家影响力的肯定,但发展到某种程度,又是对作家的一种拘束。一个真正有活力的作家,会不断地突破自己写作的边界,题材的边界会突破。这么多年来,罗伟章没有被身上的标签所束缚,他在题材上不断地扩张。

在《谁在敲门》中,罗伟章以“父亲的病”为导火索,采用定向爆破的叙事方式,将子女们的内心世界逐一炸裂,从得知父亲住院时的张皇失措,到病房陪护时的手忙脚乱,从选择放弃治疗时的迫不得已,到直面父亲去世时的追悔莫及,各种复杂微妙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兄弟姐妹间相同的悲痛和不同的难处,凝练成对生死、道德、人性的感慨与叩问。在他此前的长篇小说《饥饿百年》中,罗伟章写尽“父亲”身为农民卑微坎坷、坚韧不屈的前半生。《谁在敲门》以“父亲”的退场为切入点,“父亲”的离世意味着一个时代落下了帷幕。子孙辈悉数登场成为新时代的主角。大时代的洗礼悄然改变着每一个农民子弟,在道德与欲望之间如何坚守与自持?每个人在时代下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也将指证他们不一样的命运。

《当代文坛》主编:“我们见证了罗伟章长篇小说的井喷”

《谁在敲门》也让杨青感到惊喜,“对时代的表现永远是摆在作家面前的一道难题,也是检验作家优秀质地最有力的方式。《谁在敲门》让读者看见个人命运的同时,更窥见时代的形貌。这一刻,我们见证了罗伟章长篇小说的井喷。”杨青说。杨青还提到,罗伟章在《谁在敲门》的文字,缝合得非常绵密。他平视的叙事视角,堪称“零度写作”。

对于这种“零度叙事”,罗伟章自己是这么解释的,“每一个小说有每一个小说的气质,这个气质可能与题材有关,也与写作者自己当时的心境有关,作者的心境铸就一个小说的特别气质。”他说,自己在创作中不会刻意煽情或考虑迎合读者的阅读期待,“就是想写下天地当中,人的日常以及在时代洪流当中人的命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上一篇:一条芙蓉王多少钱(25元芙蓉王什么档次) 下一篇:爱奇艺会员多少钱(买爱奇艺会员哪里便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