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盆“中产快乐草”,比一线城市的房价还贵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联生活实验室(ID:LIFELAB2020),作者:小凯莉,原

小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联生活实验室(ID:LIFELAB2020),作者:小凯莉,原文标题:《“穷鬼”才玩表,真富豪都在玩这个》,题图来自:unsplash


最近我发现,在这个人人都“社牛”的时代,朋友圈里竟然出现了一些隐形富豪。


一切缘起于那天,一个爱马仕玩家朋友告诉我,她最近戒奢侈品了,把全部的时间和金钱都放在摆弄花花草草上。


紧接着,她发过来一张植物的照片说到:你猜这个多少钱。



由于我也算跟着家里的老爷子养过几年花,看着这棵植物虽然放在朴实的板凳之上,但5片叶子依旧在奋力支棱难掩贵气,于是保守猜了个1000元。


结果她告诉我,93900元哦。



好家伙,北京新房均价一平米才37000元,爱马仕看起来顿时都物超所值了。


1. 热植有多热?


后来得知,这盆价值9万余元植物是橙柄锦——热植圈子里戏称它为“爱马仕”,和前段时间因拍卖出约合人民币12万的天价而登上国际新闻的另一种热植——白锦龟背竹,同属圈里的顶流贵货。


锦化姬龟背竹靠身价登上新闻头条


所谓热植,其实就是就是圈子里人们对“热带观叶植物”的统称,这本是个小众的不能再小众的爱好,但是由于ins风——这种室内装置风格在社交媒体上的火爆,作为ins风氛围感最重要的气氛组成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养植这种绿色植物,作为对室内设计的妆点。


热植火爆,并非只在中文互联网而是一个全球现象,在Youtube上,欧美热植圈大佬如kaylee Ellen同样拥有超过14万的订阅者,每个视频都有过万的播放量。



很多人入坑热植都是受到了社交媒体的影响,比如@番茄,她生活在悉尼,因为一张被绿色植物填满的家的照片,瞬间开始对热植产生了兴趣。


又因为澳洲在疫情之下动辄封城的政策,她有了更多的时间跟自己的租住的房子相处。


图源小红书博主@平平呀


番茄说自己本来是对生活没有那么热爱的人,对于室内装置也没有很高的热情,但是随着自己入坑绿植,家中的色彩开始逐渐丰富,看着自己阳台上的植物在茁壮成长,她发觉自己已经在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对待生活了。



番茄的白油画竹芋,算是初坑时买的比较便宜的热植,目前价格约合400元


刚入圈的时候,跟很多没“养植”经验新人一样,番茄也是从便宜、易得的“普货”入手的,随着对热植了解的逐渐深入,她通过社交媒体和周围朋友见识了更多美丽又稀有的热植,钱越花越多。


最近她也刚刚入手了一棵“橙柄锦”,一片叶子,花了她7000澳币(约3万人民币)。她说为了照顾这些热植,自己牺牲了很多在别的方面的消费。


番茄重金打造的植物园


番茄算了笔账,从入坑到现在算上各种设备、药品,她总共为她的热植花园已经花了将近3万澳币(约合人民币14万元),尽管她自己也觉得花费巨大,但她周围的朋友中有不少已经花费了超过5万澳币(约合人民币23万元),然而这种消费程度在贵货热植圈里只能算是中等。


2. 财富密码还是消费奇观


“贵货”、“普货”的称呼是圈内人将绿植按珍稀程度分的三六九等,显然珍稀又贵重的“贵货”是占据热植鄙视链顶端的象征。


@韭菜哥是国内热植圈中的一位大神,他花棚里的各类珍稀贵货数不胜数,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光在热植上踩雷花的钱就有6位数了。


韭菜哥被绿植环抱的工作台


韭菜哥养绿植也卖绿植,更在社交媒体运营了一个账号,教授大家一些养植技巧。他还组建了一个叫“无锦不欢”的群,专门发布一些关于“带锦植物”的科普内容。


带锦喜林芋图鉴,图源小红书


“带锦植物”是绿植贵货中的重要类别,“锦”指的绿植叶片上出现的白色、黄色或褐色的斑块。绿植出现斑块是因为植物的某种基因缺陷所导致的,通常难以自然繁殖和成活,然而正是缺憾导致了意想不到的脆弱和美丽,在以日本植物圈为首的疯狂包装下,这样“生了病”的植物开始变得风靡全球,奇货可居。


白锦龟背竹


韭菜哥说自己玩热植也有几年了,但从去年开始,他看着这些植物价格一路飙涨,少则3-5倍,多则十几倍,甚至于十几万一盆的进口热植在市场上也屡见不鲜。他感叹,同样是绿色的,但热植可比股票和基金的涨幅高多了。


传统意义上大众对种花养草人士的刻板印象大多都是“质朴恬淡,岁月静好”,然而热植玩家多是穿着打扮时髦的年轻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财富(相对)自由的城市中产,愿意为了这项爱好投入更多的钱。社交媒体上,经常能看浏览到他们发布的精致考究的图片。


因为热植通常生长在气候湿润的雨林地带,人们作为“大自然的搬运工”,要在干燥而拥挤的城市让它们肆意生长就得人为的设置好湿度、温度、光照和空间,温箱、补光灯、加湿器几乎是每个热植玩家家中的标配设备,一个宽阔的空间更是进阶为资深玩家的必要条件。


总而言之,伺候好这些植物绝对不比照顾好一株娇贵的花更简单。


一般人只能注意到海景房,懂行的才能看出啥真正的奢侈品


至此,热植除了观赏属性、投资属性以外,更成了重要的青年消费符号,热植售卖专门店也越开越多,它们装修考究,多开在大城市的艺术区,走进会让人有一种闯入艺术展现场的美丽错觉。


北京的热植专门店,老板是一位成功逃离996的前互联网从业者


3. 普货玩家vs贵货玩家


即使是在闲鱼这种“反消费主义”app上,如白锦龟背竹一类的“贵货”都能卖到1000元一片叶子不还价,足可以见其奢侈程度,然而并不是每个热植玩家都对这样病态且矜贵的美丽趋之若鹜。


果然闲鱼连卖“奢侈品”都是都是如此接地气


@大钞是小红书上一个“入坑”热植一年有余的90后植友,起初她是受到了周围养猫同好的影响,正好自己从杭州搬到了武汉,看着新房子阳光很好却空空荡荡的阳台,于是萌生想把它用植物填满,送给自己一个私人植物园。


大钞的平价植物园


大钞说自己是理智派的“普货玩家”,至今没有买过四位数以上的植物,在刚入坑的时候她就给自己设置了一个预算底线,起初是超过200元一颗就要想一想再买,随着坑越入越深预算标准开始慢慢提升。虽然现在“准入预算”已经水涨船高到了1000元,但从入坑到现在,包括设备、药品在内她只花了两万多元。



大钞曾经在社交媒体上发过一个吐槽热植圈“军备竞赛,唯贵货论”风气的帖子,收获了很多圈内同好的点赞和留言支持。


她说,现在不管养植水平如何,拥有一盆“贵货”就会被圈内其他玩家认为是养花大神,甚至养热植已经成为了一种新型的炫耀性消费方式。且由于很多珍稀的热植溢价太高,她周围很多玩家都开始做起倒买倒卖的生意,想从中大赚一笔。


粉红秋海棠


但是要想真正的靠热植赚到钱,并且稳坐圈内鄙视链顶端也是很难的,今天是贵货的品种明天可能就变普货了。


大钞说她非常种草的粉红貂秋海棠pinkminx曾经最贵的时候买到9800元一株,然而现在已经跌到了1000元,咸鱼、某宝直播间里蹲一蹲,有的时候甚至会有更好的价格。


4. 那些关于植物疯狂消费的往事


虽说如今热植卖到5片叶子9万元,放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都能算的上是消费奇观,但纵观历史,人类为了追逐植物的色彩和花卉的芬芳,付出的代价却远不止如此。


早在17世纪,荷兰人对郁金香疯狂追逐,就催生出了人类最早期的投机活动和期货交易。在当时的荷兰的,难以培育的珍稀碎色郁金香是当时硬通货,拥有了一颗就是财务自由的象征。


当时的植物圈的“贵货”碎色郁金香。图源B站up主@艺术侦探董悠悠


其中最名贵的是一株名为“永远的奥古斯都”的郁金香,它的花瓣呈红白相间状,一株的市值相当于当时一套阿姆斯特丹中心位置的花园洋房。


然而像泡沫一样无限膨胀的市场不久后就迎来了破碎的那一刻,无数人因此破产。这个事件和郁金香这种植物,也永久的将自己的名字留在了人类金融学历史上。


一颗郁金香售价相当于今天的90万元,这不比热植还疯狂?


离我们更近的对天价植物的追捧的事件,则是发生在1980年代的中国东北。那时候,家里有最新款的冰箱、电视、洗衣机不算稀奇,一盆君子兰才是象征富裕人家的终极消费符号。


君子兰+洗衣机,80年代东北地区硬通货


在当时,长春地区的房价不过一平280元,而一盆上好的君子兰最高能卖到近14万元,“炒君子兰”甚至变成了一件全民参与的金融活动。然而太阳底下无新事,有人凭借倒买倒卖一夜暴富,有人则成为“博傻理论”中的最后一个傻子,最终赔的一干二净。


最后,曾创造超高溢价的君子兰平均贬值99%,史称“疯狂的君子兰事件”。



这一次,重金之下必有勇夫,无数人前赴后继的抱着暴富的目的进入热植圈,然而当潮水退去,不知道全身而退的又能有几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联生活实验室(ID:LIFELAB2020),作者:小凯莉

上一篇:美国上市矿企 Cipher Mining 已与 Bitfury 签署协议,计划购买 2.8 万至 5.6 万台比特币矿机 下一篇:提前体验了2046年的互联网,感觉糟糕透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