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穷人乐”华丰三鲜伊面,还有人在吃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Gun,题图来自:

小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Gun,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广州,吃鸡煲不煮华丰面,就相当于吃火锅不涮鹅肠,吃螺蛳粉不放酸笋一样,人神共愤,天理难容。


随便走进一家鸡煲店视察,你便会发现十台桌子上有八台都摆着一包华丰三鲜伊面,剩下的两台已经把面吃进了肚子里。


这并不是耸人听闻。


鸡煲+沙士+华丰=正宗的老广


可以说,没有华丰面的鸡煲是没有灵魂的,它俩的关系就像罗密欧离不开朱丽叶,三藏离不开悟空一样。


前几天在台风到来前,院办便和狗友们钻进了荔湾的老巷里打鸡煲。


几乎是本能就在菜单上勾选了华丰,“都是必点的”的评价凝结着老广们的心照不宣。



但不知是不是每逢秋日悲寂寥的原因,吃着这碗热腾腾裹满鸡汁的华丰面,院办不禁热泪滚烫,悲从中来。


因为院办突然意识到:似乎在广州的鸡煲店之外,很难再见到这抹yellow的身影。


图源于小红书@奶凶的次


但要知道在珠三角乃至全国80/90后的童年里,华丰三鲜伊面,这六个字,别提要多风光有多风光。


80/90后记忆里的一抹黄色


“始创于1986年”,这是印在华丰屎黄色包装上的一排红字。


这个年份,距离中国的方便面元年1992年,也就是统一、康师傅等一大波品牌在中国大陆集中爆发的时间,整整早了6年。



因此说华丰面是中国方便面的伏羲女娲一点都不过分。


那时改革开放的小螺号滴滴吹还没几年,广东农垦办引入了一套日本原装方便面的生产线,准备给珠江农场生产。谁知道不争气的珠江农场没要,被隔壁的珠海华侨农场捡了个大便宜——日后这条产线成了“印钞机”。


之后,便由农场的生活服务站时任站长熊毅武带领员工们开始生产方便面。


熊毅武便是后来一度被称为“伊面大王”的人物,他给方便面取名“华丰”,据说有着“中华丰裕”的意思。



方便面在那时的中国,可是个新鲜玩意,整个中国市场几乎华丰一家独大,短短几年就火遍了大江南北。


同时,华丰乘胜追击,斥巨资请了肥姐沈殿霞做广告,一句“食华丰,路路通”的广告语散布在大江南北。



当时华丰面有多风光?恐怕知道真相的珠三角人都会陷入一种不可思议。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除了珠三角,华丰也已经在北至大兴安岭,西至天山,攻下一片片疆域,俘获一个个滚烫的胃。


珠海华丰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设厂


这也让各地小孩产生一种华丰面是自己家乡特产的错觉。


比如,当我报出这个选题的时候,来自东北黑土地的院办屎大淋坦白一度以为华丰面只有他们那才有。


更惊讶的是,在询问新疆狗友小时候是否吃过华丰时,居然也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那时,衬衫的价格是九磅十五便士,而一包华丰只要7毛钱。


两块金黄干脆的面饼和2包简朴的调味包,这便构成了一包华丰面的全部。



虽然包装简陋,但材料都是原汁原味,用猪骨、海鲜和鸡肉这三鲜熬制提炼的,对那时物质匮乏、缺油少水的胃而言,称得上是一顿饕餮。


1996年的华丰广告

看过这个广告的,估计都快生二胎了


记忆中的华丰,它的面是真的弹,只要稍稍一煮,再打个蛋,就能喝到汤都不剩,这便是孩子们对华丰最好的respect。



漂浮在面上的碎虾蔬菜诚意满满,飘出的油味沁人心脾,早上上学前吃上一碗,到课间操时还能在舌尖回味。


B站博主还原华丰包装袋上的示例 图源于B站@柴犬老丸子


有一种说法是,华丰面最好吃的吃法没有写在包装上,那便是干吃。


那时候的孩子们,在小卖部买上一袋华丰,将它使劲揉碎揉碎再揉碎,口腔里的液体随着每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分泌而出。


随后倒上调料粉使劲摇匀,吃到最后还要狂舔手指上残留的调料,这包华丰面才算真正吃完。


图源于微博@Rorygogo


火爆的销量让那时的华丰可以用4个字形容,那便是如日中天。


据说在90年代前后,华丰就是那个时代的大厂,是年轻人做梦都想进的单位,穿上华丰工服和戴华丰工牌,走在街上都会被人投来羡慕的目光。


相亲的时候,什么老师、公务员等职务,都不如一个华丰员工有竞争力。你说你是华丰员工,姑娘都会多看你两眼。



待遇方面也令人垂涎,90年代一个华丰普通工人每个月工资就能达到2000多元,要知道21世纪的今天我国仍有不少地方的平均工资也不过2000多。


在珠海平沙,华丰当年兴建的华丰园、华丰小学以及华丰巷等地标地名已经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向后来人显示着当年华丰的余威。



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时代的洪流下,中国的首富都换了几十茬,华丰面也不可避免的卷入了潮涨潮退。


华丰仍在,但我已经开始怀念它


都说人生就是一次次又一次的选择,对华丰而言也是如此。


1992年,华丰选择了股份制改革,来自印尼的金光集团注入资本,控股了华丰。


魔法士干碎面也是华丰出品


大量的外籍人员逐步进入管理层,对内地市场水土不服的他们更换经营理念和方式后,导致打下的江山一点点被统一、康师傅等后起之秀蚕食。


屋漏偏逢连夜雨。


彼时,华丰最大功勋熊毅武也选择出走华丰,北上陕西宝鸡单干,创立了“熊毅武”牌方便面。



据说,当年的熊毅武方便面继承了最正统的华丰,一脉相承着华丰一如既往的鲜。没用多久,熊毅武便让这款方便面复制了华丰的辉煌,火遍了半个中国。


它好吃到什么程度呢?当时“熊毅武方便面是用尸油炸的”的谣言盛传一时,以至于至今还有网友叹息“熊毅武之后再无方便面”。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没想到在熊毅武方便面准备进一步开疆拓土之时,1997年一场意外车祸带走了这位传奇的“伊面大王”,随后因为子女们内斗争夺家产,熊毅武方便面从此一蹶不振。


而2000公里外的南海边,华丰方便面的命运同样急转直下,1998年开始了大规模裁员。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华丰虽然还没到楼塌的地步,但也只能在中国方便面版图的夹缝中生存。



如今,华丰再在社交平台上出现时,已经离不开“小时候吃过”、“以前经常吃”这样的缅怀字眼。


就连华丰自己在营销时也为自己打上了怀旧的情怀牌。



在知乎上,有一个这样的问题——“你还吃华丰三鲜伊面么”,似乎宣判了华丰只能是活在记忆里的残花败柳,个中心酸,难以言表。



甚至从当年的如日中天,沦落到了“知名度不高,质量却很好”的行列中,就像一个曾红极一时的明星,也逃不过去县城家具城开业走穴的宿命。



只有在偶然遇到它时,才会惊讶于它居然还活着。


图源于微博@美梦与热望统统成真


大约是在2018年,一则关于华丰停产的谣言不胫而走,各个自媒体号集体为华丰哭丧。


虽然后来证实是假消息,但这也为华丰刷了一波存在感,使得当年的销量有所上升。



当然,在今天为数不多对于华丰的讨论中,最热烈的当属它的口味问题。


一派认为华丰早就没那味了,也有华丰前员工在接受采访时坦言,自从外资进入后,便用其它的调味品来代替海鲜、鸡肉和猪骨,导致华丰口感下降。



“三鲜伊面”早已不鲜


但也有人至死不渝是华丰,始终坚持华丰正如它包装上那句“鲜香三十年”一样,从未变过。


图源于微博@2021要有钱要甜甜


他们在尝遍世间莺莺燕燕的泡面之后,蓦然回首才发现,陪伴成长的华丰才是初心。



而在那些还坚持华丰原教主义的部分广东人眼中,华丰和双飞人、整肠丸共同构成了他们的家中常备。


它在每个绞尽脑汁都不知道吃什么的时节,在台风狂作的雨天,在每一个下班后的深夜,抚慰着广东人的胃。


图源于微博@大眼睛的羊羊

广东人的华丰都是论箱买的


一千包华丰就有一千个哈利波特。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所以院办在一个饥肠辘辘的中午到达超市选购了一袋华丰。


要想在万花丛中找到它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它切切实实的窝在货架的最边边角角,隐约透露着它如今低调的地位。



九块九五包的价格依然良心,它的不远处就陈列着包装尊贵、一盒价格20+的拉面说。


至于口味,优点在于面条的口感相当不错,面汤也足够浓郁;但不足之处在于,味道偏咸,中午吃的面到下午五点还觉得有点口渴。


总体而言,一句话,对得起它的价格。



在吃面过程中我也在想,到底是华丰变了,还是我们这颗品尝过冒菜火锅、鹅肝鲍鱼的舌头变得更挑剔了?


甚至于有时候我也分不清,我怀念的是童年的味道,还是那个虽然物质贫乏,但无忧无虑的童年。


参考资料:

[1]南方都市报,当年“食华丰路路通” 如今老厂房不断萎缩,

http://roll.sohu.com/20130613/n378655982.shtml.

[2]珠海金湾,【特区故事】你还记得当年的“华丰”方便面吗?

https://mp.weixin.qq.com/s/1qgUTn_Nl7YVDu4UQi2q_g.

[3] 珠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室,退休职工梁焕兰讲述华丰集团敢闯敢试的传奇故事“食华丰,路路通”家喻户晓,

http://www.zhuhai.gov.cn/gkmlpt/content/2/2592/post_2592338.html#1638.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Gun

上一篇:MetaMask 机构解决方案将集成 BitGo、Cactus Custody 等托管商 下一篇:包销,一个二手房市场的公开秘密
返回顶部